• 第9版:文化新闻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读者户外排队买书“暖暖的”

读者户外排队买书“暖暖的”

    读者在百草园书店外排队买书

    长江日报记者周满珍 摄

 

 

    11月27日晚8时,武汉知名独立书店百草园主人王国林,在朋友圈发布一条“一次为房租而战的促销”。书店决定从11月28日至12月1日,全场五折,为筹措2020年度门面租金。

    这则消息在朋友圈被大量转发,并成为全国实体书店热门话题,不少书友、书店从业人员都发来关切的问候。11月28日早上9时,书店刚开门,便涌入大量读者,原本宽敞的书店空间,被选书的读者“包围”得水泄不通。

    “一家书店温暖一座城市,我们不希望这样纯粹的好书店从武汉消失。”这些话,成了当天数百位涌入书店的读者的共同心声。

    十年坚持只卖高品质书

    开了快十年,位于华师一隅的百草园书屋,这已不是第一次为房租做促销活动了。王国林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把书变现,换成资金周转,对他是常事。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11年,“那是实体书店运营最艰难的时候,到2013年下半年开始好转”。

    他说,这几年实体书店尽管受电子书、电商及阅读习惯转移的冲击,但政府有适度补贴,整体状况在好转,他不希望这次促销引发唱衰实体书店的声音。

    王国林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喜欢并且擅长的事,值得骄傲,“在网络上,我们书店口碑排在前列。选书的质量、书店环境都有保障,有太多读者喜欢”。他说,书店尽管在华师偏僻一角,但很多外地人到武汉旅游,会来这里打个卡。

    他透露,从昨天早上9时到下午5时,书店的收入已超过9万,创下了从未有过的销售纪录,“很多人一听说书店开不下去了,赶紧来买书支持”。蜂拥而入的读者,让王国林欣慰,“只要找到合适的契机,很多人愿意走进书店,说明他们对纸质书还是有感情的”。与此同时,他希望自己的好书能遇到喜欢的主人,“书店卖的大部分都是著名出版社的书,当初选了好久。不能以正常的价格卖出去,保证基本利润,肯定遗憾,如果读者买了会看,就发挥了价值,如果仅仅因为价格把它们买走,我会心疼这本书”。

    五折售书基本不赚钱

    王国林自嘲地说,五折售书基本不赚钱,以致全国很多同行都关心,他今天亏了多少钱?

    百草园是少有只卖书的纯粹书店,对于外界转型的建议,王国林说不想卖不擅长的东西,把氛围和口碑做坏。“我个人物质欲望特别低,就想做好开书店这一件事情。我喜欢书店环境,有这个平台,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给山区孩子捐书。”他直言书店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窗口,只要能活下去,就想坚守书店的美好属性,把读者服务好,并把公益属性做到最好。

    他说支撑他坚持做下去的,就是读者对书店的感情。“有几次艰难时刻,都是读者借钱,几万、几千的都有,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信任是非常难得的。”

    实体书店的温度无可替代

    做文化传播的冯先生抽空来买了十几本书,“实体书店的温度,无可替代。”冯先生亲眼见证了武大豆瓣书店的消失,“我曾经是它的忠实读者,也参与过他们的众筹。身边没有实体书店,是一种缺憾。”

    冯先生不愿意百草园重演豆瓣书店消亡的伤痛。他认为在这个时代,喜欢读书的人并不少,像百草园这样专做“图书内容”的书店,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老王选书的眼光很好,品质有保障,标准也高,有一批忠实读者。”但他建议王国林可以尝试在朋友圈卖书,线上线下结合,更适合这个时代。

    出乎记者意料的是,现场,网络原住民00后们也一致表示实体书店不能消亡,他们认为百草园和开在商业中心的书店连锁店有本质区别,“老王亦师亦友,来这里可以蹭吃,也可以谈心事”。

    老王说,有些已毕业的书店旧友,给本地同学开出购书订单。正在武大读研究生一年级的余双说,“我们都转发了促销信息,发自内心地支持,尽绵薄之力,让书店存活,否则太可惜了”。

    不能只把书店当成图书馆和打卡地

    物外书店总经理陈富珍认为,实体书店面临的困境,并不止百草园一家。“除了电商,各种微信号、小程序都在卖书,实体书店的环境并没有变好。”

    陈富珍认为书店不能卖情怀,书店看似人潮很多,但很多人把书店当成公共图书馆或者打卡地,“读者享受书店服务,却不消费,不支持,这对书店运营也是不利的”。

    “全世界的实体书店都困难,运营成本太大。北京单向街爱琴海书店,还有名人加持,也要关门。”她引用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的话表示,诚品书店之所以能成功,不是诚品的精彩,而是有一批精彩的读者,愿意为图书买单。

    王国林的偶像是南京先锋书创始人钱小华,“他是真正把书店当成城市文化空间在做,体现了真正读书人的担当。独立书店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公立图书馆在功能上的不足”。

    “武汉这么大的城市,需要好品质的书店,成为休闲好去处。”陈富珍说。

    长江日报记者周满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