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版:时事新闻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中俄历史关联越多 越会在当下建立关系

中俄历史关联越多 越会在当下建立关系

    《万里茶道汉口画册》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编译

    李皖 编校

    武汉出版社

    俄罗斯历史学家和茶文化专家伊万·索科洛夫

 

 

    “不可读”的茶叶日常史

    曾经的汉口东正教教堂什么样?俄罗斯的知名茶叶店又在哪条街上、什么模样?林林总总的税务、商业、广告类小纸片上,填充了历史的哪些细节?

    近日,俄罗斯历史学家和茶文化专家伊万·索科洛夫著、黄敬东译、李皖编校的《万里茶道汉口画册》出版,让这些问题有了清晰的答案。书中收录与18世纪-20世纪中俄茶叶贸易有关的200余幅影像资料,大部分是首次见诸于世,部分图像甚至在俄罗斯都没有公开过。这些资料包括老照片、明信片、税务发票、茶叶包装纸、广告卡片、茶叶盒等等,辑为城市、集市与茶路、茶商旧址与文物、茶店旧址与文物、茶叶广告五个部分,绘成了一幅以茶叶为线索,勾连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密切联系的历史长卷,横跨欧亚大陆、细节明晰可见。

    “它可以看、可以研、可以考,就是不可以读”,李皖在后记中写道,这本书的价值仅在于博物馆的价值。在这些种类繁多、头绪纷杂的资料中,可还原俄罗斯茶叶进口零售的基本史实,可觅得由茶叶贸易所牵连、带动的中俄各种生活、风尚、工艺、艺术演变的蛛丝马迹,可发现18、19世纪中俄交往中的汉口、茶叶及中国其他城镇的信息,可以解读万里茶道上的城市、建筑、道路等固化的文物,理解它们现在的样子……

    资料来源于伊万·索科洛夫的收藏,专注于茶叶研究的他搜集有万里茶道上数以千计的文物和图片,在李皖的提议下,与汉口有关的资料被清点出来,编成这本“汉口画册”。因此,这本书没有俄文原版,它就是原版。

    自2014年长江日报推动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以来,这已是第三部讲述万里茶道与汉口茶叶故事的著作。当年8月,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队从汉口江滩茶叶码头遗址出发,循着17世纪-20世纪初茶叶贸易之路的主线,经襄阳、赊店、呼和浩特、乌兰巴托、恰克图、伊尔库茨克、莫斯科等城市,最后到达圣彼得堡。一路所见所访所问,揭开各城市与茶道尘封的历史,带领读者思考万里茶道的历史和文化价值,直陈申遗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这段行程即是万里茶道三部曲的开篇——《重走中俄万里茶道》。

    2017年,伊万·索科洛夫所著的《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被译为《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在汉出版发行。这本书全面展现了小小中国茶叶搅动俄罗斯社会和经济生活的若干侧面。除了作者的理论分析和研究,还有近百幅俄罗斯不同历史时期茶文化主题的绘画和摄影材料。

    《万里茶道汉口画册》出版后,索科洛夫兴奋地表示,在俄罗斯尘封许久的有关中国茶叶历史的新资料,终于可以被人们阅读了。他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史料和论文的出现,随着相关国际组织把万里茶道申遗项目提上议事日程,俄罗斯将有更多学者、更多媒体关注万里茶道的研究,“我对未来充满希望”!

    【访谈】

    茶叶不仅是饮料,也是中俄共有的历史

    填满碎纸屑的茶叶包,保留着中国茶的记忆

    读+:作为本书作者,您第一次看到《万里茶道汉口画册》时,是什么感受?

    索科洛夫:除了兴奋还是兴奋。因为在俄罗斯尘封了很久的有关中国茶叶历史的新的资料,终于可以被人们阅读了。在中俄历史当中,茶叶不仅仅是一种饮料,它还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两国之间共有的历史。这本书中有很多最新资料,有一部分图像甚至是在俄罗斯都没有公开过。

    除此之外,本书的印刷质量非常好,纸张的选择也十分讲究。在当下互联网电子书流行的时代,很多人不知道手中拿着一本纸质的书来阅读是多么愉快的一种体验。

    读+:与上一本译著不同,《万里茶道汉口画册》更像一个影像博物馆,这对渴望了解相关史实的普通读者和研究者而言,将有哪些帮助?

    索科洛夫:人们越来越希望看见几个世纪前的那个彩色的世界,热衷于去发现有色彩的、真实的文物,这在西方叫做THE HISTORY OF EVERYDAY LIFE,它甚至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研究门类。

    早在十八、十九世纪,俄国的学者和旅行家们就记载过在中国已经失传的某些制茶工艺。假如没有相关的图像资料,仅仅只是通过文字媒介来传递的话,恐怕这些技艺也会逐渐失传。

    再举个例子,西湖龙井是中国历史悠久的名茶,如果仅仅用文字记述这种名茶曾经在俄罗斯销售过,恐怕不会有人记得住,但是当你打开这本画册的第54页,你会看见一种俄罗斯的茶叶包装袋,上面俄文字母的意思是“莲心茶”,这就是来自于杭州郊外的西湖龙井茶。这种茶叶被运到了汉口,俄国茶商购买后经过蒙古和西伯利亚运送到了俄罗斯,用半俄磅(相当于204.5克)的茶叶袋分包,然后送到下诺夫哥罗德的集市上出售。茶叶喝光之后,人们往往舍不得把茶叶袋扔掉,而是用碎纸屑填满茶叶袋留作纪念,这些空纸袋被保留到了现在!这就是关于中国茶的记忆。

    读+:在您个人的资料库中,仅是与汉口相关的资料,就辑成一本200多页的画册,这是否是汉口在万里茶道中重要作用的证明?

    索科洛夫:是的,汉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茶叶中心。这里不仅仅是种植茶叶和制作茶叶,来自其他省份的茶叶贸易也在这里进行。我手头还有更多的关于汉口的图像资料,但因为版权限制我还不能使用。如果我能使用我收集的所有材料(包括藏品的图像资料),足可以汇编成两部500页的画册。但问题在于版权,我现在正在积极收集一些新资料,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发布了。

    我希望这本书不仅能被湖北的读者看到,而且其他省份的读者也会看到。湖北不仅仅只是生产和销售茶叶,汉口商埠也不仅仅只有茶厂。整个汉口地区就是一个“大茶市”,不仅生产茶叶,还进行茶叶交易。俄罗斯商人在这里甚至可以买到来自广东和云南的茶叶。是的,俄国人还品尝过潮州的单枞和云南的生普,你们以前知道吗?

    一件藏品能讲述的故事,往往比它本身更有价值

    读+:书中不少物品来自您个人的收藏,除了研究外,您对这些藏品有个人的偏好和喜爱么?哪些藏品对您而言是特别的?

    索科洛夫:我不认为自己是个收藏家。收藏家只看重一件物品本身和它能卖多少钱。对我来说,每一个藏品都是一扇窗户,你可以透过它看到过去的世界。一件藏品能讲述的故事往往比藏品本身更有价值。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新的东西、新的事实和新的数据,把它们公之于众,目的是为了使它们受到保护和供人研究。收藏家通常不喜欢展示他们的藏品,因为很多藏品的外观也是有价值的。这本画册里的东西在我所看到的和收藏的物品中只是沧海一粟。

    目前已经确定,19世纪后期在汉口同时有不少于9家、福州不少于3家、九江不少于1家俄罗斯茶厂。到目前为止我们找不到所有这些茶厂的照片,但通过历史文献和茶叶包装我们得知这些工厂不仅是存在于纸上,而且还生产过产品。很多证明材料已经收集齐了,在等待进一步的研究并公布于众。

    读+:上一次《长江日报》对您的采访是两年前,这两年中您对茶叶的研究有哪些新的进展或有趣的发现?

    索科洛夫:我一直在积累一些新的资料,通过档案馆、图书馆和私人收藏家总是能找到被文献和实物所印证的新资料。

    从中国的不同省份向俄国供应茶叶的资料越来越多。我收集到很多从中国的福建、安徽、四川等省份供应茶叶的资料。部分茶叶经汉口、另外一部分则是通过其他渠道将茶叶运往俄罗斯和西欧其他国家(尤其海运到敖德萨和圣彼得堡的海上航线)。

    研究中还可以发现,许多“新”技术其实来自于以前被遗忘的工艺。比如眼下在俄罗斯流行的熟普茶,看一下上世纪70年代中国出版物对其技艺的描述,和一段来自俄罗斯1914年的文字比较一下,“熟透了的茶叶,不再适合制作红茶和绿茶,但可以用来加工成所谓的砖茶。这些茶叶被浇上水堆成一堆,放置几个星期,茶叶会在堆中慢慢加热,然后在蒸汽中放置一些时间,把它们压成固定尺寸的砖茶……”是的,中国的茶叶加工工艺往往比实际上的更古老。

    除了中国茶史料,还有大量涉及两国外交关系方面的史料等待人们去研究。很少有人知道,就在现在的俄罗斯远东地区,曾经有大量中国人在那里居住,他们从事狩猎、采集野果、蘑菇、人参等山货,他们在城里开设商店,出售中国茶叶、瓷器和布匹。不久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查阅有关茶叶贸易的资料时发现了一张地图,上面清晰地绘制了19世纪到20世纪初中国人在远东地区的经营地点。这些史料暂时还没有引起俄罗斯研究人员的关注。

    我发现,1917年前的俄罗斯媒体发表过许多茶叶贸易的信息,这些信息甚至会影响其他商品在股市中的行情。报刊杂志里面可以看到很多有关中国茶叶的标注、图画、地图、笔记、印刷广告和漫画等内容。

    万里茶道是连接中俄历史和文化最重要的纽带之一

    读+:在俄罗斯,是否有更多的人表现出对茶叶文化的兴趣?

    索科洛夫:俄罗斯对中国茶文化的兴趣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只有少数几个俄罗斯商人在北京的马连道茶叶市场花费极少的价格购买茶叶运往俄罗斯后再以天价出售。例如,当时在北京马连道购买最上等的铁观音,每500克的价格是100美元(这是当时中国市场最高的价格)。当这种茶被带回到俄罗斯之后,其价格可飙升到1公斤2万美元!

    近5年来,销售中国茶的公司数量大幅下降,但最昂贵的茶叶市场仍然一派繁荣,出售牛奶乌龙茶、人参普洱茶和芳香性茶叶的高端市场,与销售越南、印度和锡兰茶叶的大众市场泾渭分明。

    在俄罗斯,克里姆林宫会不定期举办大型中国展览,推广中国文化。一家名为“机遇”的中国出版商用俄语出版了很多关于中国和中国文化的书,最近,他们高调出版了俄语版《全图本茶经》。

    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孔子学院也在致力于茶文化的推广,他们每周举行一次茶话会,只要对中国茶叶历史和茶文化感兴趣的都可以参与。尽管推介的都是一些知识基础,但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受到熏陶的不仅仅是中国茶,还有茶叶文化。

    2019年,俄罗斯最大的茶叶连锁店“茶海”在圣彼得堡总店内开设了第一个茶馆博物馆,免费开放。博物馆介绍了不同国家(中国、印度、锡兰、日本)的茶传统,并且设有一个收集中国茶罐和广告(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的专题。

    读+:您的研究对当下的俄罗斯和中国而言,有什么意义?

    索科洛夫:到目前为止,我这些研究是迄今为止最具完整性的。最具价值的恐怕只是关于俄罗斯商人史的研究专题,有很多关于俄罗斯茶商和商界历史的新资料都已经公开发表。

    我相信,随着人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兴趣日益增长,关于万里茶道历史的出版物也将会出现。几年间,我们在所有主流媒体上都听到了“一带一路”这个话题,政论类电视节目一直在积极讨论这个话题。

    中国历史学家十分乐见中国文化对过去几个世纪俄罗斯的影响,这不是客套话,而是我们拥有中国文化影响的实证。普通中国人会很高兴地知道他们的国家和文化曾经被全世界关注。

    中国有自己丰富的历史,从17世纪到19世纪,中国的古代文化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意大利、法国、德语区、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精英们喜欢在“中式风格”的场所(墙壁是用中国丝绸包裹,房间里摆放着中国古董、瓷器)举办聚会,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和正式场合也会模仿中国人的穿戴;研究中国哲学、享受中国茶、瓷器、丝绸、玉器。

    进入21世纪,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已经公开把这个新世纪称为“中国时代”——中国将再次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在当下,我们越是了解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友好、贸易和文化互动的历史,就越容易建立国家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联系,才不会产生一些毫无根据的恐惧。

    读+:今年3月,“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此前中蒙俄三国也有意联合推进“万里茶道”申遗,“万里茶道”的历史与文化价值在国际范围内日益得到重视,您对此有何看法与建议?

    索科洛夫:这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俄罗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只有在外部事件的影响下才会临时抱佛脚,这在我们国家被称为“追赶正已经驶去的火车”。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茶叶历史和万里茶道在中国引起了更大的关注,而不是在俄罗斯。

    同时,我相信伟大的万里茶道是连接俄罗斯和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最重要的纽带之一。我确定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史料和论文的出现,相关国际组织把万里茶道申遗项目提上议事日程的时候,必定会促使俄罗斯方面更多关注和行动。之后必定会出现更为认真的研究学者致力于这个专题的研究。

    我很高兴茶叶的历史让我们的文化走到了一起,我们看到的历史关联越多,我们就越是容易在当下建立关系。通常情况下,研究人员不会活着看到他们的工作得到认可。我很幸运能活着看到人们对我的工作表现出来的关注,这也会是我未来探索的动力。

    (黄敬东/译)长江日报记者冯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