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版:时事新闻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一张宣传单 透露出的红军精神

一张宣传单 透露出的红军精神

    这是一张历经烽火岁月的宣传单,如今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辨。“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这张《什么是红军》的宣传单,15行、不足500字,语言通俗易懂,将红军的宗旨、任务及有关政策,阐述得一清二楚。
    鄂陕交界的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素有“秦之咽喉,楚之门户”之称,也是红二十五军长征途中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区。记者一路走来,追寻这张红军宣传单背后的长征故事。
    15行、不足500字 记录红军长征历史
    “红军一到那地就没收土豪的粮食东西分配给穷人,帮助穷人免除一切捐税,不交租不还高利贷。”
    ……
    15行、不足500字,浅显易懂,这张已有些褪色的宣传单背后,承载的是红军长征的记忆。
    1935年2月,红二十五军在郧西召开万人军民大会,红军“打土豪、分田产”的主张赢得了在场群众的支持,许多人当场报名参加红军,其中就有徒步20多里来到会场的李玉才。
    “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我爷爷信任红军,坚定地跟着红军。”李玉才的孙子李登科说,爷爷因为头脑灵活、打仗机警,四个月后成为一名副班长。
    然而,就在此时,他接到妻子刘立英的口信:母病重,速归。
    “拿好这张宣传单,回到家乡后,讲给你信任的人,继续扩大红军力量。”与红军分别之际,上级给李玉才留下了这张宣传单。
    一路上,为了躲避反动民团的搜查,李玉才将宣传单缝在衣服的夹层里。到了家中,面对日益严酷的白色恐怖,他将宣传单交给妻子,自己躲进深山密林。
    “你要用生命担保宣传单,不能透露它的下落。”临行前,李玉才嘱咐。
    刘立英用布将宣传单包好,藏到房檐的缝隙处,还用砖头将缝隙封了起来。
    李玉才离家后,反动民团为了找到这张宣传单,将刘立英吊起来打、用锥子扎,但她坚决没说宣传单的去处。
    每次看到奶奶身上的累累伤痕,李登科都能感受到,这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的坚贞。
    1981年,刘立英将保存一辈子的宣传单,交给了郧西县委原党史办,了却了这桩近半个世纪的承诺。
    一名“抗捐队”宣传委员对红军的信仰
    湖北口回族乡虎头岩村丁祥根的家中小院,宽敞干净,记者围坐在丁祥根的跟前,听他讲述自己的爷爷丁敬礼与红军的故事。
    1935年,丁敬礼为了反抗地主的压迫,参加了红军组织的抗捐队,因为读过书,还经常给人“做道场”,他担任了宣传委员。《什么是红军》讲述的红军政策,让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红军到来之前,穷人都吃不好穿不好,并不是那一代人没用,是那个年代国民党的政策坏,把老百姓剥削成那个样子。”丁祥根从小就听爷爷的故事,对于贫穷,也有着自己的人生体会。
    “打富——救贫哎,打富救贫呐……”丁祥根模仿着,唱起爷爷当年自编的红军歌谣。
    穿过嘹亮的歌声,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丁敬礼对红军那份“铁杆粉丝”的模样,他走村串户,把红军精神的内涵,唱给父老乡亲们听。
    丁敬礼还把自己的大儿子送到红军队伍中去,跟随主力部队一路长征北去。
    丁敬礼的活跃宣传表现,也传到了反动民团的耳中,他成了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1935年7月,红军大部队北上后,丁敬礼不幸被抓。
    为了封锁红军宣传的主张政策,反动民团将丁敬礼迫害致死。而直到丁敬礼牺牲那一刻,他也没有改变自己对红军的信仰。
    如今,丁祥根的儿子丁家贵,早已是一名共产党员,作为村干部,他正在为脱贫攻坚决战,发起新一轮的冲锋。
    一呼百应 “大家一家”
    “这地方以前每次闹土匪或是有军队经过,老百姓都要跑。再加上国民党宣传说,红军都是红头发,挖人眼睛,所以一开始大家对红军非常害怕。”67岁的关防乡二天门村村民贾开化说。
    贾开化告诉记者,当年,这一带的土地都被周、桂两家地主占有,农民只能打工交租,来换一口饭吃。找不到活儿干的时候,只能饿肚子。
    “红军一来,地主都跑了。红军没收了地主的田产,分给穷人。红军给大家宣传‘打土豪、铲恶霸’的政策,到处张贴‘没饭吃的农民,快来参加红军’‘有事商量、大家一家’的标语,老百姓都积极拥护支持红军。”贾开化说。
    郧西县原史志办主任李仁喜认为,国民党反动民团对老百姓的压榨极重,很多群众生活非常苦,喝的稀饭甚至能照出人影来。这也是红二十五军比较容易组织和发动群众,得到迅速壮大的原因之一。
    “当年这个地方很多人参加了红军,我们村那时一共78户人家,有76人报名参军。”贾开化说。
    在郧西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红二十五军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充实了力量,来时部队2500余人,只用几个月时间,就发展到包括地方游击师、“抗捐队”在内的6000多人,不少群众在支援保护红军中牺牲。
    时至今日,郧西人民仍然珍藏着那张红军留下的宣传单,上面所写的“红军与穷人关系特别亲爱”今天读来,仍感亲切温暖。
    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