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版:长江评论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减税降费就是给企业赋能

减税降费就是给企业赋能

    没有谁比企业(家)对营商环境的变化更敏感,反应更迅捷。因为最近增值税税率再次下调3个百分点,武汉一些企业便先后有了“新动作”,经营有了新气象。

    税率下调,意味着经营成本降低。各企业借此机会,根据自身情况,作出不同反应。有企业与上游协商下降原材料价格,且同步降低向下游推出新品价格,以共同向市场提供高性价比产品,使整条产业链价格下降,产品总销量上涨,市场份额增大。有企业主动选择加大科技创新力度,以“做大做强核心技术,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更多企业则将减下的税款投入日常经营,扩大经营规模。市税务局负责人称,大规模减税降费为企业重新调整战略布局提供了空间,而拥有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较强的企业,往往能从中享受到更为深远的红利。

    今年5月10日与24日,李克强总理接连两次召开减税降费座谈会,参会者分别为著名企业家和部分地方政府官员。李克强在会上强调,决不能让减税降费红利变成“唐僧肉”被蚕食,以政府过紧日子来确保减税降费到位。可见减税降费在中央政府经济“一盘棋”中的地位。

    “确保减税降费到位”对政府和企业自有不同期望或要求。减税降费以政府过紧日子为前提,道理不言自明。政府自身不能创收,政府开支都是纳税人的钱。政府在纳税人的监督下,将这些钱用来提供包括公共服务在内的公共产品。政府开支是否“正当”,就看这些开支能否实打实地增加纳税人的福祉。政府过紧日子,则是要砍掉那些“不正当”的开支。“不正当”的开支少了,减税降费才有指望。顺便一提的是,李克强总理将“过紧日子”限定于政府,我们理解,“过紧日子”应作为政府的自我要求。而承平年代的正常情况下,民众个人不但不要“过紧日子”,还要“高高兴兴扩大消费”。

    企业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基本力量,是利税大户。在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大环境下,放权让利、尊重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从来是政府制订企业政策的大方向。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所希望的营商环境,自然是政府管制尽可能少,自主经营权尽可能大,税率低,税制简单,整个社会法治水平高。因为只有在这样的营商环境下,企业对自身前途才有信心,才可能全身心地谋划自己的未来,从而作出富成效、有远见的决策。武汉企业的种种反应,正说明了减税降费本质上就是给企业赋能。

    减税降费说易行难,正因如此,中央政府才反复强调,抓住不放。各级政府应通过“过紧日子”进一步端正角色,转变作风。企业更应抓住这样的机会,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