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版:高质量发展看武汉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打破国外巨头垄断 给发动机装上“中国脑”

打破国外巨头垄断 给发动机装上“中国脑”

    菱电电控董事长王和平拿着正在测试的发动机电控系统

    长江日报记者贺亮 摄

 

 

 

    今年冬天,王和平脸上的笑容多了,身为武汉菱电汽车电控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目前我国唯一能量产汽车发动机电控系统的企业创始人,他用十多年突破核心技术,为自主品牌汽车发动机装上了“中国脑”。

    今年,菱电电控生产的发动机电控系统装上了30多万辆汽车,销售额超过3亿元。“明年肯定会翻一倍。”王和平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汽车在量产前一年,必须先做好发动机电控系统,菱电电控去年为30款车做了量产前的配套研发测试,今年做了80多款车,这意味着,明年的产销量至少是翻一番。

    “没有人做”给了他投身研发的最大理由

    “公司的实验室、工厂现在都在满负荷运转。”王和平带着记者走进研发实验室,指着一块书本大小的“铁盒子”说,这就是发动机电控系统,都知道发动机是汽车的心脏,这个小“铁盒子”就是发动机的大脑,发动机的一举一动都受其控制。

    菱电电控进入发动机电控系统市场前,全球汽车发动机电控市场主要由极少数的国外公司控制,中国企业在这一领域没有任何话语权。

    当时也正是这个“国内没有人做”,成为王和平全力投入的最大理由。早在1995年,王和平就从黄石工业自动化研究所下海创业,并做出了当时国内没有的VCD、DVD解码器,给爱多、先科品牌配套,赚到了第一桶金。

    2002年,王和平在朋友邀请下,到河北一家民营汽车厂参观,得知汽车上的发动机电控系统价格贵,一个可以卖到5000多元,并且国内还没有人做,市场需求非常强烈。

    从河北回来后,王和平又进行了一番市场调研,就把做解码器的团队召集起来转型做研发。

    研发发动机电控系统,王和平对困难有过预估,认为凭借前期的积累和技术储备,可以做出来。但是,研发发动机电控系统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说,国内前后有30多家公司进入过这个领域,但是目前实现量产并成功装配到汽车上的企业,只有菱电电控一家。

    他说,发动机电控系统决定了整车的油耗水平、污染物排放水平、动力性能和驾驶舒适性等核心指标,他们做的这个“小盒子”,看着不起眼,里面却集成了一万多个数据,每一个数据都来自每一款车型,光是采集数据的工作量就十分惊人。

    近20年来,我国汽车工业飞速发展,但是汽车电子产业发展上却“拈轻怕重”,在视听娱乐、倒车雷达等汽车辅助功能产品上相对发展较快,而汽车动力电控、变速箱控制、助力转向、制动控制等关键技术设备,几乎被国外零部件巨头垄断。

    两次创业成功,密码都是创新

    “如果没有前一次创业成功的积蓄,我可能也会成为在国产发动机电控系统领域倒下的那一家。”王和平感叹。2002年成立研发团队,2008年开始为江南奥拓批量装配首款菱电国产电控系统,7年里没有一分钱收入,直到2015年,年量产规模超过18万套,企业才开始盈利。

    “13年里,多的时候每年亏1000多万元,少则数百万元。”王和平回忆过往的创业艰辛,表情略显沉重,“有几个民营企业能够坚持13年的连续亏损?”

    目前,菱电电控经过10多年的技术积累,拥有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汽车发动机电控系统开发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汽油发动机控制系统、汽油/CNG双燃料发动机控制系统、电动车动力控制系统、混合动力控制系统。

    他们自主开发了汽车控制软件(包括底层和应用层)、发动机台架标定、整车标定、数据分析处理等软件;承担了3个国家863项目和1个工信部强基工程项目,拥有专利技术40多项。

    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也体现着一份国家担当。2008年,菱电汽车电控系统首台套量产,国外零部件巨头就将电控系统的价格大幅下调到每块大约2000元,此前要卖5000元左右一块。

    2014年,菱电缸内直喷发动机电控系统进入国家强基工程项目;2015年,菱电第一款带电子节气门的MPV车型金杯750开发成功,并正式向世界农业机械龙头企业供货,菱电电控系统开始进入世界500强的采购体系。

    目前,菱电发动机电控系统为奇瑞、福田、江南、海马、东风、华晨鑫源、黑豹、时风、成功等品牌车型配套。

    菱电电控的持续盈利能力不断增强,“会直接考虑在主板上市”。王和平笑着说,无论是燃油车、混动车还是电动车,菱电在汽车电控系统领域都已有布局,有着完全自主的核心技术。近几年,自主品牌汽车日益受消费者青睐,菱电电控的市场份额也会快速扩大。

    王和平两次创业皆有所成,源于对技术的执着。他说:“现在制造业里很多人觉得难赚钱,其实制造业是非常实在的产业,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从某种意义上讲,钱难赚说明付出的还不够多,产品的创新性不够。任何时候,创新都是制造业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