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版:卓越会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武汉力地:力顶千吨只等闲

武汉力地:力顶千吨只等闲

    武汉力地液压设备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朱明礼(图片为本人提供)

 

 

    工业时代,液压无处不在。从小轿车到大水坝,背后都有液压设备的身影。以小轿车为例,如果没有液压装置,我们打方向盘、踩刹车要费很大劲;如果没有千斤顶(也是一套液压装置),换轮胎时要把车身顶起来更是不可想象。

    千斤顶能力顶千斤,本期“新时代武汉民营经济风采”专栏的主角——武汉力地液压设备有限公司造出的大家伙,却能力顶千吨,还实现了智能控制、收放自如。

    “做人做事、顶天立地”是武汉力地企业文化的核心。因为做的是力学产品,公司掌门人朱明礼把“立地”换成了“力地”,后者由此在中国液压领域暴得大名。

    首战大坝启闭机,直取“超大型”

    朱明礼是宜昌当阳人,1988年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回当阳工作16年后,又在2004年年底重返武汉,创建了力地液压。力地最初主攻水坝专用液压启闭机。这个行业的生产企业由水利部发许可证,分小型、中型、大型和超大型四类。力地第二年即跻身最高类别。

    2006年,力地为福建街面水电站提供的液压启闭机,单只油缸推力就高达3200千牛(相当于320吨)。现在,力地最大的液压油缸已经做到6000千牛,缸径1.2米(两个一米九的大个子才能合抱),长度14米多。公司在这一领域排名全国前四。

    2009年,力地又为中国第一艘自主研发制造的海上打桩船——中海油83米打桩船供应了全船液压系统。类此船只过去依赖进口,一艘要花数亿元,力地为其实现国产化立下汗马功劳。

    朱明礼介绍,制造超大型液压油缸,需要完善的质量控制体系支撑,每个零部件都要求很高的精密度。例如,1.2米缸径允许误差仅几个丝(1丝=0.01毫米)。

    力地的努力得到来自国家层面的认可。2008年,该公司被水利部授予唯一启闭机生产企业质量管理试点单位称号。

    再战空中造楼机,成国内“王者”

    2007年,总高103层的广州西塔工程正在紧张施工。为了赶工期,施工方请来清华大学和武汉力地,几方共同研发出国际领先的整体提模系统,用大型液压油缸把整个施工平台(包括模板和施工机械、材料)同时往上顶升。

    “当时我们管它叫‘智能爬模’。”朱明礼说,超过100层的超高层建筑,中心部分均为上下贯通的混凝土核心墙,每层施工时要绑钢筋、夹模板、浇混凝土,到了上一层又要重复上述动作。整体提模系统大大提升了施工效率,盖一层楼的时间从至少10天缩短到3天。

    2018年热播的央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重器》,在《通达天下》一集中,向世人展示了武汉绿地中心项目用到的这一造楼神器。央视给它取了个更好听的名字,叫“空中造楼机”。

    朱明礼说,武汉绿地中心的施工平台有五六个篮球场大小,总重4000多吨,由12只大型液压油缸同步顶升,难度极高,必须由电脑控制,实现智能化运行。

    12年间,空中造楼机在全国有近20幢超高楼施工中得到应用,其中九成的液压系统来自武汉力地。这项技术被视为超高楼施工领域的一场“革命”。

    力地主导的另一场“革命”是金属陶瓷喷涂。海上打桩船处在高盐雾工作环境,液压油缸活塞杆很容易腐蚀,德国率先发明并牢牢掌控了金属陶瓷喷涂工艺。力地在天津一个2000多万元的项目,就被德国方面轻松赚走一半,德方人员还表现相当傲慢。朱明礼很不服气,率领团队联合多家科研机构,用半年时间攻克难关,掌握了核心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用金属陶瓷喷涂处理的活塞杆,使用寿命比传统镀铬产品提高5倍以上,价格却比进口下降一半。

    三战火箭试验台,跟发动机“较劲”

    今年4月25日,国内外媒体纷纷报道,由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所属武汉航天三江集团自主研制的500吨级推力商业航天固体运载火箭(第一级,减装药状态)地面试车于近日取得圆满成功,标志着我国大推力、高质量比固体运载火箭关键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据公开资料披露,这台固体火箭的发动机直径超过4.2米(另一说法是4.5米),大幅刷新了商业航天固体火箭发动机直径的世界纪录。

    “官方媒体解密了,我才能说。”朱明礼透露,武汉力地与航天三江合作,为此次固体火箭发动机试验平台提供了全套液压设备。

    朱明礼说,国家倡导军民融合,力地正在朝这个方向加油,预计今年将拿到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

    同样,力地也在紧紧追随“一带一路”倡议。伴随中国电建、中国能建等大型央企出海的脚步,力地的液压设备已出口到埃塞俄比亚、苏丹、越南、老挝、斐济、美国等10多个国家,公司还在越南设了办事处。

    在朱明礼看来,善于四两拨千斤的液压设备,方兴未艾,前景广阔,其未来发展方向一定是大、精、稀。“我们这样的民营中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