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版:城事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妈妈叫网约车给女儿送鸡汤

妈妈叫网约车给女儿送鸡汤

    网约车

 

 

    11月28日,第二届中国网约车出行产业峰会在汉召开,来自交通行业的专家学者、网约车平台、运力运营商等行业代表齐聚一堂,共同探索网约车市场健康发展、网约车市场新机遇等产业运营之道。

    日前,家住黄石的吴女士通过“省客驾到”网约车平台预约了一次“小件速递”业务。吴女士说,女儿在武汉刚生完孩子,但因家中有急事她无法第一时间赶到武汉,“在家熬了一锅鸡汤让‘省客驾到’的司机帮忙送到武汉的女儿家”。

    这一份饱含母爱的订单,吴女士花费不到20元,鸡汤送到女儿手中时距离平台司机上门取货不到4小时。

    就在吴女士使用“小件速递”业务一个月前,安徽好马科技有限公司的“小马出行”平台已在武汉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平台在安徽省合肥市将城际短途拼车业务开展得风生水起,并于10月16日在汉正式上线。

    今年以来,十几家网约车平台纷纷将目光投向武汉,目前已有30家网约车公司拿到交通部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

    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30家网约车公司中有不少为避免与大型出行平台正面竞争,将目光瞄准网约车新的应用场景,不再满足城市内的基本交通出行业务,而是为客户打造定制服务,比如城际短途拼车、小件物流速递等。

    城际短途拼车:

    送到村门口 武汉至黄冈拼车最低25元

    5月17日,“小马出行”在官方微信上推出“庐江-合肥”城际拼车试运行业务,两地相距80公里,使用优惠券后,拼车车费只要19.9元。

    长江日报记者登录“小马出行”APP,从汉口后湖选择到咸宁市中心约100公里距离,未使用优惠券的单独座位拼车价格为71元。

    “小马出行”董事长沈志强表示,平台已在武汉投入500台车,明年将达到2000台,首先上线的是快车业务,之后将推出城际短途拼车业务。“平台所有车辆均为7座以下车辆,为保障司乘双方安全,城际拼车最高投保140万元。”车辆将在客户指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并送到指定目的地。

    这样门对门、点对点的定制服务,明显有别于传统的客运大巴只能提供在两地客运站之间往来,乘客下车后很可能还需要再转乘其他交通工具。

    “解决好最后一公里出行,是城际网约车能做到的极致,只要有路可行,城际网约车甚至可以将乘客送到村门口、家门口。”沈志强说。

    与“小马出行”将目光瞄准城际短途拼车一样,湖北公路客运集团、风韵出行、嘀嗒出行等也在布局这一市场,其应用软件上都能进行城际拼车预约。

    在傅家坡长途客运站大厅内,省客集团的网约车平台“省客驾到·帮邦行”广告张贴在醒目位置,提供到咸宁、通城、荆州等多地的短途定制客运服务,7座商务车型拼车60元起。

    面对逐渐萎缩的长途客运市场,集团利用自身优势转型,注册成立一家网约车公司——湖北众行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通过线上、电话预约模式,主要涉及城际短途、机场火车站等拼车、包车。

    众行智慧副总经理方勇介绍,“以前到黄冈市黄州区坐大巴车费50元,现在有优惠活动一个座位只需要25元”。武汉至黄州线开通至今,每天接单量有320多笔。

    小件物品快速达:

    区别于物流企业 只专注城际闪送

    “省客驾到·帮邦行”的宣传广告中,紧随在拼车、包车业务之后的是寄件业务,方勇称,这三方面服务都是网约平台的重点。

    方勇介绍,城际短途市场更多是“亲情化市场”,武汉“1+8城市圈”以武汉为中心辐射向其他8个城市的距离基本都在200公里以内,这些城市中的不少年轻人选择在武汉就业、安家,父母亲人则住在老家,“除了逢年过节,年轻人没时间回老家,老人也难得来一趟武汉”。

    如果说城际短途拼车是以人为核心的服务,寄件业务就是以物为核心的业务。

    方勇说,就像黄石的吴女士一样,很多父母担心孩子在外打拼吃不好,孩子也希望为老人尽一份孝心,城际间的小件配送就成了“省客驾到·帮邦行”的重要业务,而且操作起来并不复杂。

    只要是“省客驾到·帮邦行”已经开通的城际短途线路,30公斤以内的小件物品均可通过线上平台或电话预约市内取货,再送到指定地点。方勇说:“与其他大型物流企业不同,我们仅专注城际短途的小件物品闪送,提出的服务理念是‘四时达’,因为城际间路程不长,完全可以实现4小时内将物品按时送到收件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