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版:时事新闻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面对极速变化的世界, 走出思维的舒适区

面对极速变化的世界, 走出思维的舒适区

    列纳德·蒙洛迪诺

    《弹性:在极速变化的世界中灵活思考》

    [美]列纳德·蒙洛迪诺 著

    张媚 张玥 译

    中信出版集团

 

 

    日前,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列纳德·蒙洛迪诺的新书《弹性:在极速变化的世界中灵活思考》由中信出版集团翻译出版,蒙洛迪诺也为宣传此书而专程来到中国讲学。

    列纳德·蒙洛迪诺是个很奇特的人,他是美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也是著名的科普作家,是霍金《时间简史(普及版)》与《大设计》合著者,自己创作过《醉汉的脚步》《费曼的彩虹》等。他还是个跨界的玩家,是《星际航行》等好莱坞巨制的编剧,还与斯皮尔伯格及迪士尼公司合作制作过电脑游戏。

    面对极速变化的世界,我们要怎样换脑?弹性思维又是怎样的一种头脑风暴?读+周刊记者在广州专访了蒙洛迪诺。

    冒险家伙的生与死

    回忆《西游记》里的一个画面:

    见那股涧水奔流,真个似滚瓜涌溅。众猴拍手称扬道:“好水,好水……”又道:“哪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

    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个石猴,应声高叫道:“我进去,我进去!”你看他瞑目蹲身,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

    这样的场景我们经常的解读是,石猴天生胆儿大,有英雄气概,是当大王的料。那进一步问,同样的一群猴儿,为什么有的胆儿大,有的胆儿小?

    用蒙洛迪诺《弹性》一书中的观点看,大多数猴儿满足于分析思维,所以胆儿小,而石猴却是弹性思维,自然天不怕地不怕。

    何谓分析思维?做数学题,已知条件A、B,得出结论C,中间是逻辑推导,思维呈线性,就是分析思维。用蒙洛迪诺的话说,一种按部就班的方法,就像电脑程序一样。所以,分析思维也可以叫理性或者逻辑思维。

    而弹性思维,就是直接跳到C的思维,中间的环节被省略,或者隐藏起来,我们无法知道。“弹性思维往往是在无意识中推进的,这种非线性思维过程可能是多条思路并行的”。所以,弹性思维也可以叫跳跃思维。

    大多数猴好奇于“这股水不知是哪里的水”,满足于“原来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大海之波”,这是他们的分析思维,但也仅止于此。

    只有石猴,好奇于“哪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毫不犹豫,将身一纵,这是他的弹性思维,不会去分析其中的利害得失,而紧随好奇心或荣誉感(“我等即拜他为王”)的驱使,直接付诸行动。

    一群猴子,闲来无事玩儿,有的就要以性命相搏探究未知,平常人都会说,这不傻帽吗,要是摔死了或者淹死了怎么办?都这样,猴群还能生存繁衍吗?不错,说这话的人具有理性的分析思维,懂得瞻前顾后,肯定保命,有进化的优势。像石猴那样“好奇心害死猫”的家伙,肯定夭折,基因会被自然淘汰掉。可真是如此吗?

    我们再脑补蒙洛迪诺这本书中的一个画面:

    大约13.5万年前,一群生活在非洲大森林里的“猿猴”,碰上了气候变化,走到了毁灭边缘,用他的话说,“当时,整个‘人类’这一亚物种的数量仅剩下了600个。今天,这个数量规模可能比列入濒危物种名单的标准还要糟糕。”但结果是,人类这一物种活到了今天。为什么?

    因为在森林的边缘,面对茫茫大草原,跳出一只猴子,应声高叫道:“我进去,我进去!”

    从此人猿相揖别。

    在没有生存压力的时候,冒险的家伙死得早,贪生怕死的家伙活得长;但在充满灾难和危机的时候,“许多科学家认为环境灾难相当于自然对物种的筛选,将我们这个队伍中那些缺乏冒险精神的人淘汰,留下了那些勇于探索的人”。

    思维的安逸与冒险

    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冒险、创新、不走寻常路?可以归因为随进化而来的弹性思维。那弹性思维的本质又是什么?为什么蒙洛迪诺要写一本新书来探讨它?从蒙洛迪诺的一种区分可以窥见其创作动机:

    分析思维是舒适区的思维方式,弹性思维是走出舒适区的思维方式。

    分析思维看似厉害,又是推理,又是逻辑,但它习惯于安稳,害怕变例,“按着脚本行事,一遇到新挑战就会败下阵来。”而弹性思维看似不靠谱,但它“离开舒适区、习惯不确定性和矛盾状态的能力,超越传统思维模式、重建提问方式的能力,放弃根深蒂固的定式、广纳新思维范式的能力,让想像力和逻辑齐飞、创造与整合各类信息的能力,勇于尝试、接纳失败的能力。”每每“在人类历史的一些关键节点上扮演的角色让它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也许你会问,不去体会“享受一个安静的午后,读上一本《金属草坪躺椅的历史》”这样的思维乐趣,反而鼓吹“在乡村路上骑着哈雷机车飙到时速100英里以上”的思维危险,有必要吗?

    真有必要,蒙洛迪诺说,因为人类已经进入一个以变化为常态、以变例为常例的时代:

    是否接纳新事物,你的每一个决定都兼具风险与机遇。而近些年来,随着变革步伐的加快,人们在衡量接纳新事物会有什么收益这件事上有了极大的变化。今时今日的社会有了全新的态度,它会奖励那些顺应变化的人,而惩罚那些落后于时代的人,因为过去安全稳定的地带如今往往是令人停滞不前的危险雷区。

    比如,人类对于新技术的接受越来越快,对于周而复始的单调越来越难以忍受,按键式电话取代拨号式电话花了30年,而智能触屏手机取代功能机不到5年;越来越多的创新型的企业成长壮大,越来越多的守成的曾经伟大的企业没落消亡。一次大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变革总伴随着一大批企业兴起、一大批企业消亡,20年前大公司的平均兴衰周期是50多年,现在只有33年。

    守成而不图变,在这样一个时代是没有出路的。“这20年中,我们经历了网络、电子邮件、短信和社交媒体的崛起,技术变革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我们不断改变的态度就是一种适应,而它同时也在开花结果,因为我们总有潜力更好地适应环境”。

    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在这样的变化面前,绝不可能在解决温饱问题后遐想田园牧歌式的安逸,图一时的安逸,可能失去人生上升的际遇、企业发展的境遇、国家振兴的机遇,所以,面对奔流飞瀑,不可能再是一只猴子进去,一群猴子围观——

    弹性思维不再是科学家、发明家和艺术家的专属工具,它现在也是任何人获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访谈】

    弹性思维让守成的IBM倒掉

    却让创新的华为乘势而起

    弹性思维是为了应对持续而危险的变化

    读+:你将人类的思维分为分析思维和弹性思维,分析思维自上而下,弹性思维自下而上,这两种思维机制截然相反吗?它们会互相冲突吗?

    蒙洛迪诺:分析性思维是一种预设行为过程,在意识的支配下,推理就像按脚本行事。也就是说,它是预设行为的固化反应,用通俗的话说,先有大脑的程序,再有事情的反应,大脑在上,反应在下。

    而弹性思维是通过数以亿计的神经元之间的细微互动得出的,其过程是不可能以按部就班的方式实现,所以它不像分析性思维那样有自上而下的直接指令,更多的是一种情感驱动,它将多元信息整合起来,化解难题,找到应对挑战的新方法。

    这两种思维与其说相互冲突不如说更像是合作,它们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分析思维自上而下,用于设定目标和方向,使你在工作中集中注意力;弹性思维自下而上,产生新鲜的想法。

    读+:从历史上看,分析思维和弹性思维各有怎样的进化优势?又如何分工?

    蒙洛迪诺:它们在各自的方式上产生各自的用途。当你已经知道思想的框架结构,以此为基础看待某事,你的假设、你的目标是什么,你需要什么样的概念,都可以依据分析思维一一解决,然后你再加上一点思考:你是如何从数据到结论进行推理的,a、b、c、d几点如何串联。所以分析思维是在已知的数据中得到一个总体概念,然后设定目标的一种方式。

    而弹性思维是掌握一个现状,一个局面,甚至一个细节,然后以此开始去理解未知的过程,再通过各种细节去创建整体的架构。

    两种思维在进化的历史上是为了适应不同的情境而产生的,它们互相帮助,互相补充。

    读+:从进化历程看,人类是怎样发展出弹性思维的呢?是一种偶然吗?或者说,只要有智慧,必然会发展出弹性思维?比如,在遥远的外星球上的智慧生命、外星人,他们一定有弹性思维吗?

    蒙洛迪诺:这取决于生命面对的环境是什么样子,比如蟑螂面对一种小的生态环境,这种环境比较简单且不变化,它可能就不需要进化出弹性思维。但是如果一个物种面对的是一种持续变动且对生存有威胁的环境,他们都可能进化出弹性思维。回到外星人的问题,就是真有一种智能的外星人,“他”面对的环境又是一种持续改变的状态,为了适应,“他”会进化出弹性思维。

    基于弹性思维的人工智能已然起步

    读+:你认为现代计算机只是人类分析思维的产物,和弹性思维完全不是同一条路径。那现在很热的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呢?能衍生出弹性思维吗?

    蒙洛迪诺:首先,量子计算还没有真正地产生出来,比如谷歌做的所谓的量子计算,还差得相当远,现在只是一些基础的运算科学在运作,其实离实用的量子计算还有相当的距离。

    其次,人工智能的领域相当宽泛,其中有一种是几年前才开展的研究,基于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这就已经开始进入到弹性思维的范畴。神经网络计算不是一种传统的程序设计,传统的计算机程序是由程序员建立整个系统,然后计算机按照规则和逻辑给出答案。而神经网络计算,程序员只是输入一种模拟的场景,计算机通过自己的分析给出答案,但是在计算机得出答案时,程序员是并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计算机是通过自己的学习和模仿找到自己的逻辑。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弹性思维的方式了。这是近几年才开展的新的智能,值得注意。

    读+:由此我们展望一下,很多科幻文艺里常见的场景:电脑具有了自主意识,和人类一样的思维方式,甚至比人类还要强大。这会成真吗?

    蒙洛迪诺:啊?!可能最终会这样,但未来50年不可能。很多人靠写科幻书籍或电影为生,喜欢预测和畅想未来,这些场景听起来有些可怕,在于科幻文学无非是乌托邦或反乌托邦,都是以当下的价值看待这些问题。但是如果我们将它放在一百万年的时空里去看,那就非常不可预测,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到时候人类会变成什么样,而且科学发展的速度也是无法预测的。

    读+:说到神经网络计算,您在书中提到了一个现象:您将一只蚂蚁个体比作“机器人”,而简单的个体集合成群体——蚁群时,就会产生有弹性的智慧,这是一种“突生现象”,群体的智慧大于个体之和。那么反过来,一个独立的机器人能否看作是一只蚂蚁,当网络将它们联系在一起,能产生机器人群体的“突生现象”,使机器人群体具有了弹性思维吗?

    蒙洛迪诺:完全有可能。《侏罗纪公园》的作者还写过一部名为《猎食》的科幻小说,讲的是纳米机器人通过互相联系,产生强大的力量,最终占领地球的故事。这个设想很有创意,但是小说家的毛病,总是把未来想得很夸张,很黑暗。

    从弹性思维看创业难守业更难

    读+:你在书中举了很多曾经伟大公司的例子,他们因为弹性思维而创新,而成功,又很快跌入分析思维而守旧,而失败。成功的人和公司为什么害怕再创新,安于现状、贪图安逸,选择适应而非改变?

    蒙洛迪诺:这应该是一个自然而普遍的过程。当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输得起,就会非常冒险,也非常进取,会尝试各种可能性,突破一系列的困难和瓶颈,但是一旦成功的话,首先想的是保持现状,会恐惧更多的创新和新鲜的尝试。从这个角度说,一个不再具备弹性思维的公司倒掉,对社会而言是件好事,倒掉也就倒掉了。只要在市场上还有公司具备弹性思维,积极进取,就不怕。一个守成的IBM倒掉,还有创新的谷歌、苹果、华为乘势而起,甚至像抖音这样充满弹性思维的公司,只要它们存在,对社会就有好处。

    读+:一个公司变大之后,会有所谓“大公司病”,病在害怕改变,害怕创新。同样一个社会,也可能有“大公司病”,病在不能理解很多有创造力、有弹性思维的人,常常将他们当作病态,很多人的才华被社会的保守所扼杀了。您觉得,我们该怎样发现并保护这样的人?

    蒙洛迪诺:的确,有弹性思维的人和没有弹性思维的人,在一个体制内很容易产生冲突,而公司或者社会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去奖励那些有弹性思维的人。比如像谷歌这类公司,会出重金奖励那些有很好想法的人,无论这种想法最后是否付诸实施。

    我在研究中发现,基于情感的奖励会引导我们更愿意运用弹性思维,激励我们想出其他可供选择的点子。情感,尤其是愉悦感,不仅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它们还是我们应对环境挑战的能力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另外,公司或社会的宽容也很重要。弹性思维常常迸发于单纯的散步、跑步等等能解放你大脑的时刻,也迸发于早上醒来静静地赖床放空你大脑的时刻。所以,公司和社会要宽容那些不是每天盯着日程表或是满脑子想着要办的事的人,尽可能给予每个人一天一段静谧的时光,盯着天花板,稍微放松一下。工作中,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也不要总是逼着每个人沉溺于那种冥思苦想的状态。就像我书中所言,试着将大脑抽离正在做的工作,以及还没完成的任务。如果能成功地清空大脑,就能轻松地完成工作,同时释放出弹性思维,找到应对难关的突破口。即使是每隔一小时停下来走到饮水机旁,也会对每一个人有帮助。这个中场休息会给弹性思维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

    你可能会震惊,拖延居然也有效果。有研究表明,拖延和创新之间存在着显著相关性,因为推迟解决问题和做决策的时间,我们就能留出更多的时间进行无意识思考。下次你看到一个人望向窗外的时候,请记住,他不是在偷懒,他是在给自己的弹性思维一个迸发的机会。这时你要做的,就是劝他不如更好地休息一下,你告诉他,休息一下其实益处颇多。

    长江日报记者 周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