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版:长江评论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七夕节不是“中国的情人节”

七夕节不是“中国的情人节”

    七月初七是中国传统的“七夕节”。

    有媒体在这一天上街采访路人,七夕是个什么节?“中国的情人节”是被说得最多的答案。

    说“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意思是,受访者知道“情人节”是个什么节,也知道“情人节”是个西方的节。我们可以用一两个词来概括中秋、端午、重阳、春节等传统节日,却难以准确描述“七夕”,于是用了“中国的情人节”这个词,听者一听就明白了。

    真的是一听就明白了吗?以西方情人节来类别和概括,实际上是对中国七夕节内涵的削减和窄化。

    西方情人节最初源起宗教,在诗人的文学想象中才勉强与爱情挂上钩,真正成为爱情的节日,还要拜现代商业文明所赐。因此,当它流行在国内的年轻人中间时,多以“爱,及以爱之名的消费”为主要内容。

    七夕节的意思可远不只如此。“七夕”最早起源《诗经》,“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古人夜观天象,牛郎星和织女星分隔银河两侧,一年才能相遇一次,从星象崇拜逐渐演绎出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

    七夕之美,美在对爱情的礼赞,更美在对家庭和婚姻的热爱。牛郎织女的故事,男耕女织,生儿育女,是古代和谐家庭的典范,这种对家庭美好生活的描述,几乎是古代爱情传说中的共同母题。这体现了中国人重视家庭的文化传统。海螺姑娘是贤妻,七仙女是甘当凡妻的仙女,连白娘子的心愿,也是做一个贤淑的妻子。中国自古是大家庭,妻子不但是爱情的女主角,也是大家庭里的媳妇,是红楼梦里凤姐式能干的家庭内务主管。

    正因这种文化特性,七夕又被称为乞巧节。七月初七,夏日将逝,女性要为家庭成员准备冬衣,一双巧手必不可少,这一天,年轻妇女和姑娘们先要向织女礼拜,乞求天上的女神能赋予她们聪慧的心灵和灵巧的双手,并以此寄予美好的生活愿景。

    七夕当然与爱情有关,牛郎挑着一对儿女,冲破天神阻隔也要去找织女;白娘子不惜被压在雷峰塔之下,也要追求与许仙做平凡夫妻。浪漫爱情滋养了更浪漫的诗歌。“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样脍炙人口的诗句,让七夕的美,既浪漫又心酸。在漫长的文化积累中,七夕已不只是一个节日,2006年它就入选了中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式爱情,不只是浪漫的,是更温热,更有生活气,更有家庭责任意识的。中国人用时间来给婚姻命名,50年婚姻被命名为金婚,这对生活、婚姻、爱情和人生的深刻认知,也未必不是将烦琐的柴米油盐,用时间织成一场浪漫而漫长的爱情。

    当代社会,职业女性更为常见,小家庭的样式也取代了旧式大家庭,女性既不用织布,也不用像海螺姑娘一样做好饭菜等着爱人归来。但中国人的家庭观念仍然很强,美好的家庭生活仍然是人们的美好期待。七夕节就是七夕节,而不是“中国的情人节”。那种“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的爱情观固然不能被大众接受,而只谈爱情不谈责任的“情人”概念,更非中国人普遍的爱情观。

    □ 长江日报评论员 鲁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