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版:江花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玩水

玩水


    把游泳说成是“玩水”是老汉口人特有的幽默。每当站在汉江口看着奔流不息的汉江水涌入长江一路向东,不禁想起那些儿时与水有关的往事……

    我的童年是和奶奶爷爷在汉江边度过的。因水而生,在很早以前汉水上游的人们把他们当地的特产顺水而下远销到长江沿途的各个地方,于是在汉水进入长江的地方很自然地形成了各种货物的集散地——码头。

    武汉的夏天是热出了名的,可那是武汉伢特别是住在江边的伢们最快乐的季节。江水漫漫很快就淹没了江滩,从家门口就可看见满满一江水,每到傍晚码头里便开始热闹起来:小伢们坐在较浅的江水里,有的在抓小鱼小虾,有的在追逐嬉闹,看着大伢们在深水处游泳或者是站在轮船顶上向下跳水。

    那时的跳水姿势只有两种,一种叫“丢炸弹”,即人站在将近十米的船顶上,双脚向下垂直入水;还有一种叫“丢燕式”,人站在船顶上,身体向上前方腾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手头栽入水中溅起一窝水花,赢来一阵喝彩。

    我们这些小伢玩水最初的泳姿是向大伢们学的“打爬鼓球”,一种原始的自由泳。由浅入深五米、十米慢慢地可以游到离岸较远的趸船那边去了,小伙伴们还不时围着趸船玩起躲猫的游戏。

    记得有一次到砖码头去玩水,不小心被水下的砖渣划破了脚趾,伤口很深。为了不让奶奶发现便找来一双球鞋穿着,这点小伎俩被细心的小妹当众揭穿,当奶奶看到我严重感染的脚指不禁抱着它失声痛哭。至今我的脚指还留着一道褪不去的伤痕,它让我时常想起奶奶的样子。

    每天傍晚,一场武汉独有的夏夜纳凉大戏便开锣了。劳作一天的人们回到狭小的住所,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于是大家就在屋外空地上泼水降温,然后再把竹床或长凳铺板搬放到空地上,大街小巷街头巷尾形成一片一片的“竹床阵”,不分男女老少坐在上面一起谈天说地,张家长李家短直到夜深才安静下来,躺在竹床上数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入睡。

    爷爷驾了一辈子船,每次船回武汉都会在家休息几天,那几天我们会很高兴,因为他会做一手地道的湖北菜。一天傍晚我们摆好竹床阵,爷爷在公共厨房做菜让我去帮他打酒,于是我拎着空酒瓶到不远的杂货铺买酒。到了铺子付了钱,老板便用竹筒一两一两地往瓶子里灌酒。

    回家路上遇到小伙伴要和我玩“滴扣子”游戏,把一粒衣扣放在砖头上,游戏双方分别拿另一粒扣子去击它,使砖上的扣子落地则为胜。那天手气不错竟赢了号称“扣子大王”的铁豆,我高兴地拎着酒瓶摇头晃脑地往家走,远远就看到竹床上摆着几碗做好的菜,爷爷虎着脸坐在边上,当我走到跟前他不由分说地抢过酒瓶,把我按在竹床上狠狠地抽了几屁股,打得我鬼哭狼嚎,邻家的小胖六毛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爷爷一生闯荡江湖,和大多驾船船工一样最大嗜好就是酒,由于我滴扣子误了他的酒兴是罪有应得。爷爷的那几巴掌我早已忘却,他老人家给我留下的印象,只剩下香煎糍粑鱼,和在睡梦中被他叫醒所闻到的宝庆牛肉面香辣味儿了。

    儿时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抢船“躺水”,那时江里船很多,约上几个小伙伴看准一条上行的船只,游到船边用手抓住系在船舷上的“靠巴”(一种用来防撞的废旧轮胎),随船上行几里然后一起跃入水中。仰面躺在水里看天高云淡,极目楚天舒,顺流直下一会就到了南岸嘴两江交汇的地方。由于两股江水流速和水质不同,在宽阔的江面上出现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一边浑浊湍急,一边清清缓流,像一个粗壮的高原汉子和一个秀美的荆楚女子在延绵数里的江面上缠绵……

    因为水性不错,上初中时我就有幸两次参加渡江活动。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昔日杂乱的码头和荒滩早已变成遍布两江四岸的江滩公园,成为了老百姓健身、娱乐、休闲的“民众乐园”。退休后我一直在健身馆的泳池坚持玩水健身,快65岁了,今年又有幸参加第45届武汉7·16渡江节活动。

    整个方队中数我年高,还有不少来自外地的青年朋友。那天我问来自杭州阿里的帅哥小梦:从测试、训练到渡江要多次往返两地,这么辛苦为什么呀?他回答说“因为喜欢”,同时反问我:“‘老江湖’,那您是为什么呢?”

    是呀,为什么呢?也许是武汉人天生恋水爱水的情结,还有一份不服老,不想老的初心吧。

    李德林

    把游泳说成是“玩水”是老汉口人特有的幽默。每当站在汉江口看着奔流不息的汉江水涌入长江一路向东,不禁想起那些儿时与水有关的往事……

    我的童年是和奶奶爷爷在汉江边度过的。因水而生,在很早以前汉水上游的人们把他们当地的特产顺水而下远销到长江沿途的各个地方,于是在汉水进入长江的地方很自然地形成了各种货物的集散地——码头。

    武汉的夏天是热出了名的,可那是武汉伢特别是住在江边的伢们最快乐的季节。江水漫漫很快就淹没了江滩,从家门口就可看见满满一江水,每到傍晚码头里便开始热闹起来:小伢们坐在较浅的江水里,有的在抓小鱼小虾,有的在追逐嬉闹,看着大伢们在深水处游泳或者是站在轮船顶上向下跳水。

    那时的跳水姿势只有两种,一种叫“丢炸弹”,即人站在将近十米的船顶上,双脚向下垂直入水;还有一种叫“丢燕式”,人站在船顶上,身体向上前方腾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手头栽入水中溅起一窝水花,赢来一阵喝彩。

    我们这些小伢玩水最初的泳姿是向大伢们学的“打爬鼓球”,一种原始的自由泳。由浅入深五米、十米慢慢地可以游到离岸较远的趸船那边去了,小伙伴们还不时围着趸船玩起躲猫的游戏。

    记得有一次到砖码头去玩水,不小心被水下的砖渣划破了脚趾,伤口很深。为了不让奶奶发现便找来一双球鞋穿着,这点小伎俩被细心的小妹当众揭穿,当奶奶看到我严重感染的脚指不禁抱着它失声痛哭。至今我的脚指还留着一道褪不去的伤痕,它让我时常想起奶奶的样子。

    每天傍晚,一场武汉独有的夏夜纳凉大戏便开锣了。劳作一天的人们回到狭小的住所,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于是大家就在屋外空地上泼水降温,然后再把竹床或长凳铺板搬放到空地上,大街小巷街头巷尾形成一片一片的“竹床阵”,不分男女老少坐在上面一起谈天说地,张家长李家短直到夜深才安静下来,躺在竹床上数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入睡。

    爷爷驾了一辈子船,每次船回武汉都会在家休息几天,那几天我们会很高兴,因为他会做一手地道的湖北菜。一天傍晚我们摆好竹床阵,爷爷在公共厨房做菜让我去帮他打酒,于是我拎着空酒瓶到不远的杂货铺买酒。到了铺子付了钱,老板便用竹筒一两一两地往瓶子里灌酒。

    回家路上遇到小伙伴要和我玩“滴扣子”游戏,把一粒衣扣放在砖头上,游戏双方分别拿另一粒扣子去击它,使砖上的扣子落地则为胜。那天手气不错竟赢了号称“扣子大王”的铁豆,我高兴地拎着酒瓶摇头晃脑地往家走,远远就看到竹床上摆着几碗做好的菜,爷爷虎着脸坐在边上,当我走到跟前他不由分说地抢过酒瓶,把我按在竹床上狠狠地抽了几屁股,打得我鬼哭狼嚎,邻家的小胖六毛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爷爷一生闯荡江湖,和大多驾船船工一样最大嗜好就是酒,由于我滴扣子误了他的酒兴是罪有应得。爷爷的那几巴掌我早已忘却,他老人家给我留下的印象,只剩下香煎糍粑鱼,和在睡梦中被他叫醒所闻到的宝庆牛肉面香辣味儿了。

    儿时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抢船“躺水”,那时江里船很多,约上几个小伙伴看准一条上行的船只,游到船边用手抓住系在船舷上的“靠巴”(一种用来防撞的废旧轮胎),随船上行几里然后一起跃入水中。仰面躺在水里看天高云淡,极目楚天舒,顺流直下一会就到了南岸嘴两江交汇的地方。由于两股江水流速和水质不同,在宽阔的江面上出现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一边浑浊湍急,一边清清缓流,像一个粗壮的高原汉子和一个秀美的荆楚女子在延绵数里的江面上缠绵……

    因为水性不错,上初中时我就有幸两次参加渡江活动。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昔日杂乱的码头和荒滩早已变成遍布两江四岸的江滩公园,成为了老百姓健身、娱乐、休闲的“民众乐园”。退休后我一直在健身馆的泳池坚持玩水健身,快65岁了,今年又有幸参加第45届武汉7·16渡江节活动。

    整个方队中数我年高,还有不少来自外地的青年朋友。那天我问来自杭州阿里的帅哥小梦:从测试、训练到渡江要多次往返两地,这么辛苦为什么呀?他回答说“因为喜欢”,同时反问我:“‘老江湖’,那您是为什么呢?”

    是呀,为什么呢?也许是武汉人天生恋水爱水的情结,还有一份不服老,不想老的初心吧。

    李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