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版:社会新闻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派出所副所长无声倒在办公桌前

派出所副所长无声倒在办公桌前


    杨睿近照     警方提供

 

 

    一个是爱人关切的问候电话,一个是同事撕心裂肺的求救电话,他静静地趴在办公桌上,再也听不到爱人的温柔话语,再也听不到共同战斗的同事急切的声音……

    “叮叮叮……”这是社区群干接到噩耗后打来的求证电话,这是老上级打来的询问电话,他们都想再听一听那个从来都乐呵呵的声音,可是,他们再也听不到了……

    2019年6月11日,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新沟桥街派出所副所长杨睿因突发心肌梗塞离世,年仅47岁。

    清晨7时30分,青山区分局新沟桥街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该所副所长杨睿的爱人夏燕。“杨睿早上应该送伢去上学,为什么没看到人啊,是不是在所里?”

    民警推开杨睿的办公室才发现,那个总是乐呵呵的杨睿昏倒在了办公桌前。而他的手边是厚厚的办案材料,一张纸条上还工整地写着工作安排事项。

    民警一边通知夏燕,一边急切地打120,送杨睿至附近医院抢救,可已无力回天了。

    妻子: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夏燕平时极少打杨睿单位的座机,作为警嫂,她和杨睿有种默契,手机通了未接,那一定是有任务、有会议,她不会再拨,杨睿得空一定会尽快回电。然而,当天早上她确实有点急,本应7点半开车送患病的女儿去上学的杨睿不知为何没来,电话也没打。夏燕试着联系丈夫,谁知电话通了几遍,没人理会。是加班太累,睡过头了,还是手机有故障?她只得求助值班室民警。

    “他实在是太累了。”对于丈夫的工作,夏燕虽有怨言,但她也知道作为一个警嫂的责任。“家里安装家具、换灯泡、修空调……家里这些男人干的活儿,都是我在做,但是我很理解他,他真的太辛苦了。加班、值班,我永远记不清他轮班的日子,还有一次他出差、加班,两个多月没回。”

    夏燕告诉记者,2016年,他们的女儿因脚踝骨折,治疗过程中出现肺栓塞,被送到同济医院抢救,下了病危通知书。短短时间,她急白了头,几近崩溃。而杨睿一边默默承担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边还要关照随时可能倒下的妻子。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女儿病情有所好转,但从此出行不便,每天上学需要大人接送。即使面临这样的家庭困难,他也丝毫没有耽误手头工作,“他永远把居民群众的需要、破案执勤任务看得比天大。”

    夏燕强忍悲痛说:“这次他终于彻底歇下来了,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同事:噩耗让人难以接受

    这个噩耗让分局上下陷入深深的悲痛。与杨睿并肩战斗的老警长胡正健,流着热泪还原这个端午节前后的紧张工作。

    6月初,杨睿带领8个片警摸排社区治安、消防隐患,落实节前安全措施。端午节来临,正好碰上高考,辖区内钢城四中是一个重要考点,他带领民警在学校周边执勤,整整两天,不论守点还是巡查,长时间站立,腿都肿了,却没有吭一声、怨一句。节日第3天,保卫结束,又轮到他值班了,他在所里又连续工作24小时。

    “近期,杨睿组织我们片警狠抓社区禁毒,上周办理一起强制戒毒案,他和我们一起熬通宵,这周他又在琢磨新的线索。”胡正健哽咽着说,“前些天一场足球保卫,突下大雨,他和我们参保民警一样,下午上岗,晚上11点多钟才返回,浑身淋得透湿,也还是那么笑呵呵的。”

    副所长王勇对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杨睿尊敬地称为“师傅”。“我从部队转业回来,公安业务都是在所里从头学的,杨睿既是我的分管所长,又是我的师傅,别看他年纪比我小,经验丰富得很,毫无保留,叫他一声‘哥’,我心甘情愿。”

    王勇回忆,周一上午,两人还坐在研判室协商安排这周重点工作,互相打气鼓劲。正在此时,有线索举报,青宜居有人在家吸食毒品。中午12时许,杨睿组织警力先后抓获两名涉毒人员,问笔录,尿检、体检,忙乎了一中午,他的胃口不怎么好,紧接着去开消防工作会,下午回来身体有点不舒服,还是坚持参与办案。当晚9时许,两起违法案件办结后,杨睿又接着加班,与武汉市强制戒毒所和江夏区武中医院联系协调次日前去办理相关事项。为此,他加班整理7名涉毒人员的案卷资料直至次日凌晨。

    胡正健眼睛红红地说:“昨天好好地在一起办案,今天一早告诉我杨睿走了,谁能接受这个事实?”

    老上级:笔记本里记着不少杨睿破案的故事

    接到新沟桥派出所同事打来的电话,青山区分局老警察朱建斌神情凝重,匆忙赶去送这个曾是他手下年轻有为、踏实勤恳的一员爱将。这位老警察习惯将每起案件的来龙去脉、侦破曲折记录在笔记本里,那些发黄的纸页里反复出现杨睿的名字,见证他的敏思和敬业。

    2003年10月31日,青山区厂前辖区一栋三层楼的宿舍里发现一具两天前死亡的女尸,受害人遭遇性侵,和她共同生活的小女孩也不知去向。是盗抢案件还是情感纠纷引发的命案?一时众说纷纭无法定性,侦查方向难以确定。刚三十出头的杨睿分析,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是深夜11时许,那时宿舍楼下消夜摊点人员很多,处心积虑作案不可能选择这个时段,因侵财或涉毒人员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于是,他又在刑侦队已经反复踏勘多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的现场进行了细致的走访。有一位群众随口说出,那天晚上听到过摩托车轰隆隆的声音。杨睿据此捕捉到嫌疑人的又一特征,于是顺线查找与摩托相关的侵财警情,回访受害人时,有一个人向他反映,这个开摩托车的人,身上有股很浓的羊肉膻味。由此,侦破专班推断这很可能是一个给羊肉烧烤运货的人。

    原本一个毫无突破口的命案,很快缩小了侦查范围。后来,杨睿与刑侦队战友赶到孝感、黄陂交界处,将凶犯抓获归案。

    “别看他个子大,心可细着咧,脑子活,转得快。”朱建斌的笔记本里还有不少杨睿的故事,他翻着讲着,眼圈一阵阵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