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版:头版
长江日报
返回目录

50℃车厢里每天弯腰上万次

50℃车厢里每天弯腰上万次

    七旬老人生命垂危,急需罕见“熊猫血”救命,五位“熊猫大侠”献血1600毫升,帮助老人完成手术。近日, 湖北省中医院的一则暖心新闻引发广泛关注。

    41岁的退役军人俞宙,是此次献血救人的“熊猫大侠”之一。他在武汉铁路局武汉动车段从事地勤机械师工作,21年来无偿献血10600毫升,这位“熊猫大侠”还是武汉动车段的岗位尖兵,他检修动车时形成的“工完地净”工作法,在武汉动车段全段推广。

    21年献血量相当于人体换血2次

    1998年,俞宙出于好奇,路过武汉市血液中心时,完成了第一次献血。没过多久,血液中心打来电话,告知他的血型是很特殊的Rh阴性AB型血,希望他能献血救助同血型的人。得知自己的血可以救更多人,俞宙欣然答应。

    俞宙的父亲当过兵,为了历练一番,1998年年底,他也参军入了伍。部队每年都会组织集体献血,想到血液中心告诉他,自己的血型特殊能救人命,部队每次献血时,他都冲在了前列。从那以后,他献血一发不可收拾,血献得多了,他才知道自己的血型是罕见的“熊猫血”。

    据了解,成年人的血液量大约为4000—5000毫升。1998年第一次献血至今,俞宙累计献血10600毫升,相当于一个人体内的血液换了两次多,他个人也多次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

    “熊猫血”是一种隐性遗传的血型,俞宙还积极发动亲友献血。得知表哥和堂妹检测血液后也是“熊猫血”后,俞宙拉着他们二人加入了献血队伍。俞宙曾被湖北省红十字会选为“生命邮差”,负责为患者送救命“血浆”,十多年来,他参加了上百次献血志愿活动。

    每天弯腰低头上万次

    在部队当了两年兵,俞宙复员回到武汉,2003年进入武汉铁路局客修车间工作。当兵时负责后勤保障,来到客修车间却是又脏又累的环境,20多岁的俞宙“一百个不习惯”,下班后对家人发起了牢骚。

    “当兵两年,什么苦都吃过,今日事今日毕,不留尾巴。”父亲当时的一番教导,俞宙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从那以后,他开始在客修车间埋头苦干。

    过了一年多,俞宙开始从事起繁忙的列检工作。制动管、减震弹簧、转向架……列车到达车站停靠的间隙,他和同事们必须掌握好发车时间,在规定的时间内为列车“体检”,找到损耗严重的零件并及时维修更换。

    “从两侧的火车头进去检修,为保障安全,其余车厢的车门处于封闭状态,夏天车厢里有50多度。”5年前,俞宙再次转战新的“战场”,成为武汉铁路局武汉动车段的地勤机械师,承担旅客服务设施检修任务。

    武汉动车段的工作人员统计,俞宙所在的7人检修小组,每天面对的是50余组动车的旅客服务设施检修工作,要处理300余件服务设施故障,确认30000个座椅、6000个窗帘、5000个水龙头等服务设施的状态,每个人都要弯腰低头上万次。

    “工完地净”工作法在全段推广

    俞宙在武汉铁路局工作的十几年里,正是铁路事业的快速发展期。目前从事武汉动车段的检修工作不仅强度大,集合了机械、电路、气路等多种技术知识,他把部队里攻坚克难的精神,用到了面对难啃的技术难题上。电路图看不懂,他就利用休息时间上到车厢里,用手机一张张拍下动车组设备里的数千根接线,然后记下每一个接线的线号、位置和作用。

    列车几点进的检修库、检修了多少故障、一天作业了多少辆列车……翻开俞宙的车统15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一次,一组CRH2型动车组在检修时突然发生车门故障,故障涉及到感应装置、接触器等复杂器件,这种情况一般会由厂家进行检修,俞宙仅摸索了数天,就解决了这个连厂家都头疼的问题。

    “工完地净”,是俞宙一直保持的工作习惯。为动车检修时,他会铺上一张白布,把工具和零件摆放整齐,结束后,再将其一一收回,而且每做完一道工序,就用手机把工作的完成情况录成视频,以便查看哪个工作环节做得不到位。“要对旅客高度负责,这样能减少动车零件遭受污染和损坏。”

    2017年,俞宙“工完地净”工作法在武汉动车段全段得以推广,受到他在工作时录小视频的启发,武汉动车段为更多的工作人员配发可摄像手电,此举使得该段的作业标准化得到全面提升,防故障率提高了30%。

    “部队铁的纪律,让我在退伍后的岗位上保持了严谨的工作态度。”凭借扎实的工作,短短一年多时间,俞宙便成长为武汉动车段客服设施检修班组小组长。他所在的检修小组,没有发生任何安全事故,参与抢修、改造等临时任务80余次,防止各类安全隐患300余件,个人被评为武汉铁路局“武铁之星”年度人物。“修的是钢筋铁骨,保的是旅客安全,无论何时都要不改军人本色,立足新岗位作出新贡献。”

    长江日报记者徐锦博 通讯员李志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