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要闻   武汉新闻   国内快讯   国际时事   社会新闻   时政热点   民生新闻   财经资讯   文体新闻   生活百科   健康养生   娱乐头条   科技资讯   教育服务  

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正文

业主冷 规范难 监管弱

发布日期:2020-07-24 浏览次数:

株洲日报社首席记者 吴楚

——“如果大家普遍认同自治规约是保障大多数人利益的话,那么争端自然就会少些,想作为者自有作为。”

——“一届业委会乱作为,那就开业主大会换一届重新选举,上一届拍拍屁股就走了,既没有追责,也无法追责,只能靠业主骂,整天骂来骂去。”

——“这些反复纠缠的过程,街道不堪重负,时间成本、行政成本太高,我们还有其他很多社会治理工作需要及时处理。”

——“业主自治的主体是业主,业委会的监管主体当然也是业主,但在当前诸多现实情况下,可以探讨行政力量的介入。”

3

▲ 石峰区水泥厂小区业主大会现场。(吴楚提供)

“塔西佗陷阱”

这是李亮(化名)被选为业委会主任的第二年,上任以来,这位精力旺盛又正直的中年人,得到绝大多数业主认可。因为感觉到小区业主都很热心参与公共事务,他预测,“目前全市大部分业主自治意识都很强了”。

但随机抽样式采访所得出的结果显示,某种程度上,李亮的预测可能太过乐观。

过去三天,记者在城市六区随机向100位市民发问,受访者职业涵盖公务员、个体工商户、大学生、媒体从业者、企业职工、无业者等。

结果显示,70%的受访者并不清楚业主大会大致流程,只有15%左右的受访者表示会“参与小区公共事务”。甚至还有数位受访者表示,“就算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也不愿意带头维权。”

漠不关心很好理解,但诸多“怪圈”,常常让人不知所措。

“热心为公就被质疑动机不纯,进而听闲话受委屈,久而久之导致绝大部分业主不愿管事。”芦淞区贺家土街道党工委书记聂岚艳说。

这个月,天元区嵩山街道大湖塘社区邮政小区业委会要换届了,根据法律法规要求,社区需要指导小区召开业主大会重新选举业委会。可是,业主大会筹备组征集人员公示张贴近半月,至今只有一位业主报名参加。

“这很常见。”大湖塘社区党总支书记杨沅珍说,“很多业主一般不站出来表态,表态就是拼命维护自己利益,有人长期拉帮结派表达不满,但重新选举时又不愿站出来参选。”

在业主自治意识仍稍显淡薄的当下,业主与业主、业主与业委会、业主与物业公司之间的信任危机始终交织往复,并逐步扩大。

去年,李亮所在的小区有大量业主反映小区地面乱停车以致堵塞消防通道,于是业委会联合物业开展整治,并对乱停车辆收取费用。此举招致部分业主不满,开始在网上发帖、找媒体曝光,“业委会勾结物业乱收费”“业委会联合物业不准业主离开小区”等说法满天飞。

“堵塞消防通道是明显的违法行为,而收取停车费这条是写进小区管理规约的,是业主大会通过了的,目的是便于物业后期维保车位,费用都会定期公示。”李亮说,如果大家普遍认同自治规约是保障大多数人利益的话,那么争端自然就会少些,想作为者自有作为。

换言之,多年来剑拔弩张的业主与物业公司关系,以及业委会诸多乱象得不到有效遏制,正导致业主自治出现“塔西佗陷阱”:小区内任何组织,只要为公,无论真话假话、好事坏事,都是假话与坏事。

然而,业主自治决议参与表决人数门槛高,如此一来,业主大会召开、业委会选举、公共维修资金使用等重要公共事务,就陷入“久拖不决、久决不议”。

“从经验上看,长此以往,小区势必沦为‘无人管’小区。”杨沅珍说。

业委会监管缺位

1991年3月22日晚,在深圳市罗湖区万科天景花园小区 ,因为电费纠纷,催生了中国第一个业委会。

随后的29年里,业委会,这个保障业主权利、执行业主决议的组织,成为小区自治绕不开的话题。与之共生的,是“成立难”“监管难”。

《人民日报》曾在调查报道中指出:业委会成立难背后,首先是目前开发商选择的前期物业是业委会成立的“天然障碍”。对于前期物业来说,只有业主大会才具有解除合同的权利,单个业主或基层政府都无权解约,因此前期物业自然不愿意看到业委会成立并召开业主大会。

其次,业委会的工作“只有奉献没有回报”,也使其面临不少“尴尬”。“我认为‘不作为’这个帽子扣在业委会头上实在太大,我们本身就是义务劳动,小区事务又多又杂,又无法让所有人满意,又容易得罪人。”芦淞区某小区业委会主任说。

梳理众多案例,记者发现,当前业委会乱象根源主要集中在财务不公开、运转缺乏规则与约束、机构性质模糊等几方面。

关于 业主冷 规范难 监管弱 的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