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要闻   武汉新闻   国内快讯   国际时事   社会新闻   时政热点   民生新闻   财经资讯   文体新闻   生活百科   健康养生   娱乐头条   科技资讯   教育服务  

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网约车“学徒”夹缝求生

发布日期:2019-12-24 浏览次数: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撰文 |木子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网约车市场是否会在2020年迎来新的变化,区域化平台是否会成为其中的变数?

  经过近七年的发展,网约车已经成为公众日常出行的主要方式之一。网约车的出现,解决了城市高峰期巡游出租车供不应求的难题,降低了消费者出行的成本。CNNI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约专车或快车用户规模达3.39亿,较2018年底增长633万,占网民整体的39.7%。

  而在网约车赛道上,大大小小的“新选手”层出不穷。除了在传统网约车市场领跑的滴滴出行,还有背靠车企的曹操、享道,以及车企、互联网巨头抱团的产物T3出行(一汽、东风、重庆长安联合苏宁、腾讯、阿里)、如祺出行(广汽、腾讯、滴滴共同发起)等,至于大大小小的区域化网约车品牌,更是难以统计。

  随着越来越多的一、二线城市实施机动车限行,用户出行需求持续增长,市场增量令人瞩目。无论是国内外车企、互联网巨头,还是新创平台、团队,都纷纷涉足共享出行领域,试图在市场中分一杯羹。

  那么,新的玩家尤其是中小型出行平台,在如今的共享出行市场还有哪些机会?区域性网约车平台与原有行业巨头又将如何展开竞争?

  No.1 价格战在区域市场蔓延

  “对于我来说,出行的成本和效率,基本上是对立的。”

  酷爱旅游的阿毅,是广州一家动漫企业的原画师。她告诉懂懂笔记,每年自己都会和闺蜜、朋友一同到全国各地“穷游”,感受不同的人文和风貌。而在城市中的主要出行方式,就是网约车。

  阿毅介绍,如今不少一、二线城市都上线了本地化网约车品牌,如广州的如祺出行,郑州的动力快车,云南的云滴,深圳的万顺叫车以及长三角地区的享道这些名不见经传的网约车品牌,车费往往比滴滴出行低许多。“我在上海居住时经常从市政府到南站,以前用滴滴的费用将近50元,但当地出行品牌的车子,费用只需43元左右。”

  “虽然只差7块钱,但对我们这样的穷游玩家而言,几天下来能省不少呢。”不过,她坦言既然选择小平台网约车的服务,就要学会忍受配车少、效率低的缺点。阿毅表示,相比滴滴、曹操、首汽、神州等主流平台,小平台车辆少的可怜,经常要等很久。

  有时系统显示司机接单了,但车辆通常半小时才会到达,因此只有在不赶时间的情况下,她才会“将就”一下,“滴滴在旁边几米就有车,但这些应用经常五公里内连一辆车都没有,都是需要调度。”

  除了效率低以外,为了省钱选择当地出行平台的服务,有时也需要一定“勇气”。阿毅认为,即便连这样的实力和管理能力,在安全问题面前也很难做到完美,更别说那些本地化、小规模的网约车平台了。即便为了节省旅游出行支出,阿毅也不会在晚上、偏僻地区选择乘坐这些小平台的车辆。

  这种谨慎或许源自于平时叫车后遇到的一些小小的不愉快,或是直觉上的担心。所以在有男生陪同的情况下,她会选择小品牌的服务。可以说,目前的网约车、拼车服务市场,巨头和小规模本地平台形成了一种互补形态,给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也丰富了产品的多样性。

  那么这些小规模的本地网约车平台,在车费、司机招募和经营商是否能够形成自己的竞争力?其车费的便宜,究竟是“羊毛”出在了谁的身上?

  No.2 从业司机看重短期利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哪赚钱去哪嘛。”

  来自湖北的李师傅是广州一家本地网约车平台的司机。他告诉懂懂笔记,所谓“高处”,并非指出行平台的品牌有更广阔发展空间,只是纯粹的个人收入问题,“我原来也是跑滴滴的,年中才跳槽加盟了这家新的出行公司。”

  他算了一笔账,过去作为滴滴巡游车司机,自己每天的单量都维持在20单以上,日流水在500~600元之间。自从跳槽到这家新的出行平台后,拥有“双证”的李师傅每月营业收入达到了20000元左右,比原先高出了近20%。而且,他每天的订单量没有明显增加,工作时长与之前也相差无几。

关于 网约车“学徒”夹缝求生 的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