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要闻   武汉新闻   国内快讯   国际时事   社会新闻   时政热点   民生新闻   财经资讯   文体新闻   生活百科   健康养生   娱乐头条   科技资讯   教育服务  

您的位置:主页 > 国内快讯 > 正文

全球疫情对国内海上风电影响几何?

发布日期:2020-05-21 浏览次数: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压力是从上游慢慢传递下来的。”上海电气风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缪骏这样概括风电产业面临的供应链压力。

在5月19日举办的疫情下海上风电产业链的全球协同发展线上会议上,中国华能、明阳智能、远景能源等公司高管均认为,在全球疫情的情况下,风电行业今年在上游产业链中将面临较大的供应困难,尤其是依赖国外进口的叶片、轴承等核心零部件,将制约风机厂商的出货能力。

“至暗时刻”还未到来

“受到疫情影响,公司整体工期和原计划相比,延后了2-3个月。”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新能源事业部副主任张晓朝说道,海外疫情加重后,例如叶片、轴承等海外进口的原材料,都或多或少影响到主机厂商的进度。

缪骏也反应了相似的情况,他指出,欧洲疫情的爆发也就在一个多月前,欧洲工厂或是停工,或是产能减半,这个影响目前还没有完全传递到国内的主机厂,因为生产是有周期的,这一类影响传递到国内产业链,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大概在6月下旬和7月的时候国内企业会感受到,关键部件会有一些缺口。

那么,下半年情况会转好吗?答案是并不会,与之相反,供应问题可能会更加显著。

“下半年,随着国内复工复产的完善和提升,客户无论是从陆上还是海上,提货速度都快速提升。一方面是提货速度提升了,另一方面是上游的影响还没完全传递过来,这里面就有一个比较严重的剪刀差影响,接下来剪刀差可能还会进一步放大。”缪骏分析道。

但更为长远、也更为严峻的影响,还在于目前工期的延迟,可能直接导致大批项目无法赶在补贴取消的最后期限之前并网。张晓朝直言,整个行业在明年的压力会比较大,今年海上风电目前的供货状况很不乐观,大订单受影响比较多,因此,海上风电在明年这个窗口期前,能不能将既有项目全部都安装完,华能已经做了考评。“有些我们认为确实来不及的项目,以及拿不到的海域,我们有可能会放弃。”张晓朝说道。

核心零部件“卡脖子”

而影响工期的重要因素,则是核心零部件的供应,尤其是依靠海外厂商的零部件,明阳智能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启应和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都表示,目前供应最紧张、最可能成为产能瓶颈的零部件是轴承。

田庆军认为,主机的集成能力不是问题,现在主要问题还是核心部件,一个是叶片,一个是主轴承。“现在只有少数几家国外厂商可以生产比较大型的主轴承,例如舍弗勒(AFG)、斯凯孚(SKF),他们今年的总产量大概就是600套左右,这600套要在全球海上风电市场进行分配,那么分配到中国的肯定是小于600套。”

而与会的各家大风机生产厂商,都在接下来1-2年安排了较高的产量计划。因此,田庆军直言,风电行业现在不缺勇气和自信,而缺乏实事求是的理性,可能到2021年上半年,很多问题和矛盾就会凸显出来。

田庆军指出,中国现在大量风电项目,如果前期投入进去而没有如期并网,将会是投资的灾难;对整机厂家来说,也面临着巨大的违约风险,还可能有巨额罚金,“据我所知,现在行业里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那么,主轴承的产能究竟如何?以全球主要轴承供应商舍弗勒为例,目前齿轮箱轴承受损主要来自南京,大轴承受损主要来自欧洲工厂。

舍弗勒的齿轮箱的主要工厂在中国南京,今年2月份受疫情影响严重,损失了约一个月的产能时间;而大主轴轴承的工厂主要在欧洲,欧洲疫情爆发之后,欧洲工厂一些原材料的供应商来自意大利,因此大主轴轴承的原材料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目前国内工厂一直在抢2月份丢掉的产能,信仔齿轮箱产能的缺口比主轴承的缺口还要大一些。”舍弗勒大中华区工业事业部销售及业务单元高级副总裁李照东透露称。

早在2019年初,舍弗勒就在中国投资超过1亿欧元新建产能,然而针对于海上风电的大型主轴承产能,最早也将是在明年一季度末和四月初释放出来。而且,李照东还明确指出,即便是在投资产能释放出来之后,依然还会有很大的供应缺口,现在舍弗勒正在考虑进一步追加海上风电主轴轴承的投资。

背水一战后的抢装

海上风电抢装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则是海上风电安装船的安装能力有限。田庆军说道,根据其掌握的资料,中国海上风电的施工船,现在全年下来的安装极限量在600万兆瓦左右。然而金风、上海电气等公司纷纷提出了2GW以上的供应量,巨大的供应量和有限的安装能力之间,必然出现矛盾。

关于 全球疫情对国内海上风电影响几何? 的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