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要闻   武汉新闻   国内快讯   国际时事   社会新闻   时政热点   民生新闻   财经资讯   文体新闻   生活百科   健康养生   娱乐头条   科技资讯   教育服务  

您的位置:主页 > 国际时事 > 正文

金刻羽: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 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发布日期:2020-06-30 浏览次数:

数字版首页 > 第A03:时事评论    
金刻羽: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 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2020年06月25日 星期四 新京报   分享:  

金刻羽: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 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金刻羽: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 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扫码阅读专题  
 

  疫见 世界观·海外大咖访谈录之十一

  年初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经济发展进入充满不确定性的状态,身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的宏观经济学终身教授,金刻羽一直对此保持关注。

  疫情期间,金刻羽提出“中国应主动提供供应品和设备,并分享其关于新冠病毒的数据和临床经验”的意见,人们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引发舆论哗然的,却是有人无中生有地加上了“无条件”这三个字,这极大地曲解了她的本意。事实上,中国对世界提供了大量帮助,这也是中国对全球控制疫情作出的贡献。

  作为经济学者的金刻羽,一直对社会和经济问题有着独到见解。2018年,金刻羽就曾在达沃斯论坛上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 Mnuchin)就美元问题进行了辩论 ,并与IMF原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就中国的资本项目开放展开讨论。

  对于此次疫情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金刻羽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很多指标都表明这次经济损失的规模相当于或大于经济大萧条时期,但此次危机的持续时间并不会像经济大萧条那样长久。

  她对疫情后的中国经济复苏持乐观态度,经济的恢复需要政府出手,重拳干预,中国具备足够的资源,拥有充分的能力,但这些条件,对不少国家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她还表示,疫情和经济下行会加速全球供应链的重新配置,但中国将依然位于各个供应链的核心位置。

  她建议,在疫情期间需要思考两大主题——抗碎性,及如何利用危机去刺激创新。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专访金刻羽教授全文。

  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新京报:今年3月,你曾说当时世界面临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或是2009年经济衰退的几倍。目前,你的判断是否发生了改变?

  金刻羽:很多指标都表明这次经济损失的规模相当于或大于经济大萧条时期。比如,股市下降25%所花费的时间远少于经济大萧条时期,失业人数也是如此。从这些方面来看,我仍保留早些时候的观点。这次危机的持续时间并不会像经济大萧条那样长久。

  新京报:截至目前,全球近200个国家确诊病例已经突破900万,死亡超40万人,这一数字仍在攀升。在你看来,如果这种态势持续下去,将会对世界经济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否担心引发裁员潮?

  金刻羽:即便各国能够在国内对疫情进行控制,但是,他们都不敢快速地开放国门。再说,不少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力度不够,民众也不很配合,所以成效甚微。只要世界上有一些地方新冠肺炎病毒仍在肆虐,大范围传播,只要疫苗没有研发成功并投入使用,各国的边境都将保持在关闭或严格管控状态。因此,疫情仍将继续会对全球贸易、全球性人口流动及全球经济产生影响。

  新京报:这次疫情和2003年非典和2008年金融危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金刻羽:此次危机是一次全球性的卫生危机,而并非地区性的卫生危机。SARS是一种急性病毒,传播能力没有这么强,易控制,所以其对于经济的影响是短期性的,并且死亡人数也较低。当时全球经济、供应链及人口流动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而当下全球正在遭受不同步的疫情袭击。此次事件与2008年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并不是一次金融危机,而是直接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卫生危机。2008年出现的是银行危机、流动性危机以及信贷冻结等。而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到经济的各个部门,尤其是航空、铁路、旅游、酒店和餐饮等各类服务行业,致使众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停业,甚至破产,无数人失去了工作。这一次是实体经济威胁到了金融系统,而非是像2008年那样金融系统影响实体经济。这同时也意味着政府能够采取的补救措施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当下货币政策对于实体经济的直接作用效果要弱于财政政策。

  疫情短期内不会根本好转,但我对经济恢复保持乐观

关于 金刻羽:疫情导致经济损失或超大萧条时期 但持续时间不会那么久 的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