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要闻   武汉新闻   国内快讯   国际时事   社会新闻   时政热点   民生新闻   财经资讯   文体新闻   生活百科   健康养生   娱乐头条   科技资讯   教育服务  

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新强联IPO在争议中过会:招股书刻意隐瞒违规和负责人遭行拘

发布日期:2020-03-22 浏览次数:

  3月19日晚间8点,在经历了一天的审核之后,IPO大规模复审的首批企业最终还是迎来了6审6过的好消息。

  虽然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暂停了一个半月的IPO发审会已经召开了两场,但每场仅有两家公司上会——这一远低于此前IPO发审正常的速度则被业内认为是在采用“现场+视频”的“云审核”模式下的试水。在经过两周的“云审核”模式摸索之后,3月19日,6家拟上市企业的IPO申请集体同日上会,这也被认为是IPO大规模复审正式步入常态化的标志。

  “目前因IPO发审会刚刚重启再叠加《新证券法》的正式实施,证监会方面选择的上会企业往往都是基本面不错的,所以通过率继续保持较高也并不奇怪。”北京一家老牌投行资深保荐人代表表示。

  不过纵然此前一直有高过会率作为保障——只要能成功上会通过率便几乎是100%。但对于3月19日这批大规模复审的六家企业而言,洛阳新强联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强联”)还是一度被业内视为当日审核的最大不确定性。

  “新强联是当日上会的这批公司中盈利能力相对较弱的,其最近一完整财年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在经过大幅增长后也才刚刚过5000万。”上述券商保代坦言,如果仅从盈利指标来看,放在两年前的IPO审核模式下,新强联是很难通过审核的。

  熟悉近几年IPO发审政策的人应该不会忘记,在2018年初,大批IPO申请主动撤销材料的往事,而这批撤退潮的形成,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当时监管层对于IPO盈利要求的内部调控——扣非净利润5000万以上成为了当年被业内公认的叩开上市之门最基础的条件,大批扣非后净利润在5000万左右的企业在“强监管”的措施之下不得不主动撤回申请以从长计议。

  据新强联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2018年扣非净利润仅5373.49万,可谓是刚刚符合最基本的上市“红线”,而在2016年和2017年两年间,其扣非后净利润则仅为3709.38万元和3815.65万元。

  除了业绩上的薄弱,新强联在目前监管层最为看重的信披上亦有污点,存在刻意隐瞒企业和相关负责人违法违规的事实。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新强联还曾因欠款区区两万余元而隐匿财产规避执行而一度成为“老赖”。

  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尚未正式挂牌。新强联就已经在提前透支着一家上市公司最被看重的品质——诚与信。

  1)刻意隐瞒违规事实

  新强联是在3月19日当天最后一家上会受审的IPO企业。

  据审核现场的相关信息显示,发审委方面并未就其在报告期内存在违反法规事件苛责于斯,且最终也顺利让其通关,但这依然不能掩盖其在招股书中刻意隐瞒有关事项的事实。

  新强联此次IPO招股书于2019年4月19日申报。

  或许在此时,其在招股书的“公司合法合规情况“一节中还可以声称“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不过就在其IPO申报的半年后,正在审核期内的2019年10月,新强联便因违规生产,不仅被洛阳市有关监管部门点名通报,相关企业负责人更被依法行政拘留。、

  据河南省人民政府网站信息显示,2019年10月18日0时起,洛阳市相继启动重污染天气橙色(Ⅱ级)预警响应、重污染天气红色(I级)预警响应后,由洛阳市生态环境系统联合公安成立执法组,重点打击违反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要求、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等环境违法行为。

  也就是在这场打击违反环境治理相关条例的违法行动中,新强联成为了违规生产的典型。

  在截止到2019年10月25日,洛阳市共有14家企业因违法行为而被查处,其中5家企业被查封,9家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

  新强联便是因有关违法行为而导致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的9家企业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强联此次因违法违规被处理的同时,其IPO审核进程恰好正来到了反馈意见下发后补充披露信息的阶段。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9月6日,证监会正式对新强联IPO申请下发反馈意见。

  但在2019年11月15日,新强联根据反馈意见重新补充材料进行再次申报的招股书中,其却对发审在20天前的这桩违法违规以致于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的案件只字未提。

  在公司合法合规情况一栏中,新强联依然坚称“报告期内,公司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核心人员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及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开展经营活动,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关于 新强联IPO在争议中过会:招股书刻意隐瞒违规和负责人遭行拘 的更多资讯